金堂县港青学校
Home
School profile
News
Teaching
Garden
Moral education
channel
Parents school
Students
Data download
 YMCA Jintang School 
Contact
当前位置:
组建特别教育的“命运共同体”
来源: | 作者:pmoe3071d | 发布时间: 647天前 | 439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组建特别教育的“命运共同体”


金堂县港青学校   张天翠 

苏联教育家马卡连科说过,“教育的任务就是培养集体主义者。”但在这一届的初一学生里,我却遇到了一个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的特殊孩子。

异样的新生

今年8月,我接手又一届初一新生。小豪最后一个来报到。仔细打量这个瘦瘦的小男孩:他眯缝着眼,戴着深度眼镜,瘦削,小脸苍白。从这副营养不良的面容中完全看不到他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朝气、活力。

小豪家在大城市,离学校远,家长要求让他住校,但不能接送。

迭出的“险情”

第一天小豪上学迟到。

课间,随时有同学跑来“告状”:“老师,小豪把我的书都撞到地上了。”

“老师,小豪不交作业。”“老师,小豪把我的笔弄坏了。”

各科老师也诉苦,“那个小豪,上课不听讲,看小说。”“这是收缴的小豪的手机。”

一句话不和,就和同学打起来。

……

不到一周,小豪就在德育处挂上了大名。哎!如此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孩子,我开始为他感到头疼。第一次请家长到校沟通便碰了壁——他父亲在外地赶不回来,母亲以小豪在家很听话,自己上班工作忙为理由,拒绝到校。家长不配合,我倍感无力。

惊险的拆招

连续几周,他的言行都令人匪夷所思。我竭尽全力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可都无济于事。不管什么事,他总能为自己找到理由:问他为什么迟到?“家住的远啊!”为什么弄掉同学的书不捡、不道歉?“我从那儿过,他自己不放好,我又不是故意的,凭什么道歉”上课为什么看小说、玩手机?“我读小学的时候都这样啊,上课为什么就做什么,老师不管我,看小说,玩手机都可以。”那打架呢?“我看谁不顺眼就打谁啊,小学的时候,连老师、校长我都敢打。” 他还撸起袖子给我看手上的疤痕,“这些都是小学时打架留下的”他一脸自豪地说。这一桩又一桩的事件,劈头盖脸地砸来,一句又一句的话语,狠狠地敲击着我的心房。作为班主任,我该怎么办呢?

我硬着头皮多次联系,终于家长来到学校。鉴于小豪太好斗,老是因一点小事就和同学打架,安全隐患太大,我建议家长领回家教育。一开始,家长签字同意了,可是转眼又反悔了。“要一周,这不是剥夺我儿子受教育的权利吗?”家长不干了。“我要找校长,找局长,我要告你们!”在我们一番苦口婆心之后,家长总算同意把孩子领回家教育,陪孩子学习校规,班纪,《中学生行为规范》,引导孩子反思自己的行为。

微弱的曙光

当小豪一周后回到班里,我召开班委开会,商讨帮助豪的办法:不打扫卫生,同学主动帮忙;不戴红领巾,专人提醒他,同学借给他;不值日,班委帮他;把别人东西弄掉了,主动帮忙捡起来……终于,有一个课间,我正好路过教室,发现他又把小悦的书撞掉了。他本来已经走出几步,但听到书掉地上的声音,回头一看,旁边一个同学就把书捡了起来。小豪愣了一下,我想,那一刻,他心里应该有所触动。

同时,与科任老师通气,尽量忽略他的缺点,多找他身上的闪光点,挖掘长处。有针对性地辅导他有困难的学科。一段时间后,大家反映他上课要听讲了。我给他补没上的课,他接受了。孩子愿意跟着来了,我终于看到了一点微弱的曙光。

集体的力量

在教育小豪的问题上,我思考了很多:最初“事故”不断的时候,也很烦,也曾想放弃;当家长不配合,不支持的时候,也想过让小豪放任自流。可我不由地想起意大利教育家蒙台梭利的话:“每个人的成长都有一个程序,他在某个年龄特征段该领悟什么样的问题,其实是固定的,你没办法强求,过分人为地加以干涉只会毁了他。”所以,我选择陪伴小豪成长。

首先,我详细了解小豪的情况:他小学就读于私立学校,家长与学校沟通少,对他的在校情况基本不知;上半年,家中经济跌落,没钱再供他在私立学校读书;小考成绩不理想,市里学校不收;家长文化程度不高,不知道怎么教育。

然后,分析造成小豪现状的原因:小学时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惯;家长溺爱;他不能接受生活的突变(刚开始一直以“富二代”自居);假期读了衔接班,上课不想听;看了太多不适合他的玄幻,暴力方面的书籍;家长陪伴孩子太少。

在教育转化小豪的过程中,我深刻地体会到集体的力量:

1家长的转变,支持配合。多次沟通后,家长接受了孩子的事实,客观面对,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引导。通过微信,电话随时保持联系,交流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。

2、全班同学的齐心协力,互帮互助

3科任老师的出谋划策,积极引导。与家长及时交流小豪的在校表现。4学校领导的鼎力支持。德育处,教导处轮番上阵,多次找豪个别谈话、教育。

可以说,在对小豪的教育上,我们形成了合力,组成了一个“命运共同体”。苏霍姆林斯基说“关心儿童的健康,是教育者最重要的工作”。我们为着小豪的身心健康着想,抱着拯救他的初衷,顶着压力和风险。家长态度转变了,端正了认识;孩子也有所改变。我们教育者,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成长。虽然要转变小豪还有漫长的路要走,但我相信我们这个共同体会同心同德,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慢慢地把他引导过来——

 

       
学科资源
       
招生简章

       
资料下载

       
联系我们